自从上次那件荒唐事情发生之后,李逸飞一直不敢去见秦玉娥,不过一味的逃避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一日他刚刚陪着张雪去给秦玉娥请安,两人携手离开之后,他又悄悄潜了回去。《 乡 村 小 说 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太后,您最近变得越来越漂亮迷人,奴婢觉得您一下子都年轻了十余岁呢!”

  内殿,秦玉娥此刻正盘坐于一面铜镜前卸装,丽儿和真儿在一旁为她打下手。

  只见那彩光流溢的清晰铜镜内一张亦嗔亦喜,容颜绝世的艳丽脸庞在透过旖旎的镜面反。

  美人儿粉面桃腮,玉脸吹弹可破,仿佛二八少女美艳不可方物。

  如此年轻漂亮的绝美容颜实难相信会出现在一个三十出头的少妇身上,也难怪丽儿这个小丫头会发出如此赞叹。

  “贫嘴,本宫都老了,哪有你这个小丫头说得那般年轻漂亮!”

  秦玉娥妩媚的嗔了丽儿一眼,心里却是一阵喜滋滋。

  女人没有不喜欢别人称赞的,尤其还是她这种上了年纪的女人。

  “咯咯,太后,奴婢说得可全都是肺腑之言呢!您的肌肤都容貌都比那些花季少女还要来得好!”

  丽儿格格娇笑。

  “死丫头,就会寻本宫开心!”

  秦玉娥薄言嗔怒,玉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吹弹可破的粉脸,一时间竟有些瞧痴了。

  她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容颜似乎真的比以往要年轻漂亮的许多,气色也远胜从前,整个人容光焕发,就像换了个似的。

  “我怎么会突然变得年轻起来?”

  秦玉娥百思不得其解。

  她并不知道李逸飞的龙精对女人有极佳的驻颜效果,就拿荣国夫人这个年逾近百的熟妇而言,在李逸飞龙精的长期滋味灌溉下也变得越来越年轻,简直跟焕发了第二春似的,一点也不像是快要入土的老妇人。

  当然秦玉娥并不知道这些,她在仔细端详了一会自己那绝美容颜之后,随后就在丽儿和真儿的服侍下脱衣上榻歇息。

  “真儿,丽儿,你们也下去休息吧,有事本宫会唤你们的!”

  “是太后,奴婢告退!”

  丽儿和真儿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伸手将凤榻两侧的帷幔给拉了下来。

  “呼!”

  宫灯被一阵冷风所熄灭。

  当丽儿和真儿离开后不久,一道修长宛如鬼魅的身影忽然从殿外窜进,他的眼睛闪闪过光,熠熠生辉,仿佛黑夜中的两颗星辰照亮了这片寝宫。

  他一闪入殿内就抬头仔细观察了起来,最后当他瞥见凤榻上那道侧身歇息的绝美人影时,嘴上陡然发出兴奋的低笑。

  “嘿嘿,母后她并未怪罪我,今夜她穿的这么性感难道是在等我来宠幸她不成?”

  秦玉娥身上的衣着非常单薄,身材本就玲珑曼妙的她在穿上那身合集紧凑的粉色丝袍之后,越发显得性感迷人了。

  浑然散发着一股惊人的魅诱气息。

  李逸飞很清晰的感觉到小逸飞在慢慢抬头,逐渐变大变硬,这是对秦玉娥发出最热烈的回应。

  李逸飞蹑手蹑脚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迈着碎步慢慢向凤榻靠近。

  而秦玉娥似乎已经沉沉入睡,她睡得很甜,脸上一会哭一会笑,洋溢着一层幸福的光芒,也不知她在梦中都梦见了什么?

  “啊,飞儿,你快离开,我们不能这样子啊!”

  就在李逸飞步慢慢靠近凤榻前之时,原本陷入沉睡的秦玉娥忽然手舞足蹈,低声惊呼了起来。

  秦玉娥的这声惊呼直接把李逸飞给吓了一跳,那原本准备伸向李逸飞丝袍的魔手又瞬间停滞在了下来,刹那间仿佛定格在了那里。

  “哦,飞儿,你太粗壮强悍了,母后的都被给你顶穿了。啊,好美!”

  秦玉娥在沉静了片刻之后,忽然又开始发出一阵撩人的呻吟。

  “嗯?母后她好象在做梦!”

  李逸飞双目圆瞪,既惊又喜,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的偷香窃玉行为被秦玉娥给抓了个正着,结果搞了半天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嘿嘿,母后真是个闷的女人,瞧她平时装得一本正经,端庄高贵的模样,原来骨子里也是那么渴望男人的宠幸怜爱呀。而我作为她唯一的一个儿子,是不是应该当仁不让肩负起这份职责呢?”

  李逸飞低声窃笑,他觉得作为人子很有必要给自己母亲下半生一个幸福的归宿,与他母后的幸福比起来,那些个伦理道德实在太不值得一提。

  那些所谓的伦理道德也只能束缚一些弱者,而对于他这样的霸者而言却根本没有任何的约束力。

  想罢,他就兴奋的搓了搓手,身体近一步靠近秦玉娥绝美娇躯。

  他刚刚欺近秦玉娥身旁,一股醉人伴随着淡淡体香的芬香顿时从秦玉娥身上扑鼻而来,沁人心扉。

  “呼!”

  李逸飞恍若一脸陶醉的深吸了一口,然后便悄悄的伸出魔手朝秦玉娥的粉色丝袍摸来。

  近了、更近了!

  李逸飞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跳动,此刻是如此的刺激!

  他兴奋的连双手都在颤动哆嗦,毕竟这凤榻上躺着可是他的母后。

  “愕!”

  正当他的魔手快要触摸到秦玉娥腰间丝袍的一瞬间,美少妇忽然侧过身来,玲珑娇躯将他的魔手都给压在了下面。

  他那只魔手刚刚抽动了一下,秦玉娥便剧烈的反应了起来,秀眉微蹙,好似马上就要醒来的模样。

  这一下,他再也不敢有过大的动作了,而是耐心等待着秦玉娥侧过身去。

  这一等就是许久许久,久到他的那只魔手都麻痹毫无直觉的时候,秦玉娥终于又翻过身去,将那性感丰满的翘臀暴露在他眼前。

  丰满的翘臀在紧凑的丝袍包裹下显得非常圆润和挺翘,白花花的修长玉腿十分吸人眼球。

  “咕噜!”

  李逸飞暗暗吞了一下口水,魔手如释重负彻底得到解放,随后就慢慢沿着秦玉娥的玉腿向上抚摸,动作轻柔而又舒缓,就像在鉴赏一件艺术品那般显得非常小心翼翼。

  伴随着他魔手的不断移动,秦玉娥身上那件并不是很长的粉色丝袍也在一点一点向上撩起,一大片雪白肌肤从里面敞露而出,在这昏暗的寝宫内显得格外白皙和晶莹。

  李逸飞激动得无以复加,因为他只需再进一步,就能看到他母后那绝美的。

  上次因为事情紧急和心中不安的缘故,他并没有瞧得太真切,而今夜则完全不同,他的胆子在这阵子跟秦玉娥的接触之下无疑变得越发大胆起来。

  就连他母后都没有怪罪他上次所做的荒唐一事,他又有什么好担心和自责的呢。

  “啊,飞儿,你别进来,快退出去,我们不能对不起你死去的父皇啊!”

  秦玉娥雪白身子忽然猛的一弓,整人人忽然从凤榻上猛烈弹起。

  李逸飞吓得魔手立刻缩了回来,整个身子都瞬间猫到了凤榻下面。

  “咚!”

  秦玉娥又重重的倒了下去,酣睡声此起彼伏。

  “呼,好险!母后也真是的就连睡个觉都不安稳,害得我白担心了一场!”

  李逸飞轻轻拍了拍胸口一阵心有余悸,尽管他已经勇敢的踏出了那一步,但是等真正到了那一刻的时候,他内心还是有些七上八下和不安。

  毕竟眼前躺着可是他最尊敬的母后。

  接下来,他变得大胆了许多,魔手很快就将秦玉娥下半身的凤袍给撩到了腰际,直接露处里面的大片诱人春光来。

  “啧啧,母后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看来她真是在等待我临幸呀!”

  李逸飞双目放光,眼睛都快瞧直了,完全被秦玉娥那白花花的极品所吸引。

  “呼呼!”

  秦玉娥睡得真香,她并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悄悄向她逼近,而且也远未察觉到李逸飞这个逆子要对她行那之事。

  她的两瓣丰腴臀肉在睡梦中被李逸飞给悄悄的掰来开来,然后被一根滚烫火热的巨棒所充实。

  “吼!”

  李逸飞兴奋的发出一阵低吼,腰间猛得一沉。

  (和谐部分)他跨下的龙枪就直接强力挤开秦玉娥丰腴臀肉,从她的仙女洞内凶猛的刺了进去,速度又急又快,一下就将睡梦中的秦玉娥给惊醒了。

  “飞儿你干什么,你怎么能对母后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快给母后退出去!”

  秦玉娥吓得花颜失色,当即撇过头对李逸飞大声呵斥道。

  “嘿嘿,母后。咱们又不是没做过你怕什么,儿臣实在想死你了,你就可怜可怜儿臣让我在你体内发泄一下吧。”

  李逸飞恬不知耻的说道,两只魔手顺势从秦玉娥的肋部穿了过去,然后攀沿着美少妇的高耸双峰上重重握住那两团丰满饱满。

  秦玉娥是那么的柔软有弹性,摸在手上滑滑软软的,手感好极了。

  “飞儿,你知道自己是在对谁说话吗,我是你的母后,我们不能做这种对不起你父皇的事情,你再不停下来母后就要喊人了……呜呜!”

  秦玉娥还想继续教训李逸飞,可是她刚刚到了嘴边的话就直接变成了一阵呜呜声。

  原来李逸飞竟趁着她说话之际,用火热的大嘴紧紧含出她的诱人香唇,一条灵活的游舌顿时欢快的钻进了她的香喉之内,瞬间就与她的粉嫩香舌纠缠在一起。

  “呜呜!”

  秦玉娥双目圆瞪,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惊慌骇然之色,她万万没有想到李逸飞会如此的大胆。

  半夜跑到她寝宫内来偷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吻着她香舌,她可是小家伙的亲生母后啊,李逸飞怎么能如此对她。

  秦玉娥身体立刻剧烈挣扎起来,她不想在一错再错下去,绝美的娇躯不断像美女蛇那般蠕动了起来,柳腰翘臀上下荡漾起一道诱人的弧线。

  “嘿嘿,母后你就不要挣扎了,快点从了儿臣吧。咱们又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你还矜持什么呢,难道你不喜欢儿臣的大来滋润一下你那荒芜的小!”

  李逸飞荡的笑道。狂龙,很有节奏的在秦玉娥的销魂仙女洞内起来,大被美少妇那丰腴紧崩的臀肉夹得非常舒服。

  一阵阵猛烈的快感不断从两人结合处涌起。

  “不,上次那事是意外,我们绝对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母后求求你快退出去吧。你父皇泉下有知肯定会怪罪母后的!”

  秦玉娥娇喘吁吁,喘着粗气哀求道。

  她被李逸飞吻地有些透不过气来。

  “呵呵,母后,你难道不觉得做这种事很美妙吗,你瞧你下面都快泛滥成灾了,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女人哦!”

  李逸飞轻笑道。一只魔手抽出来抚向了秦玉娥的桃园秘谷。

  “啊,别摸了,嗯,哼,母后不行了,身子好热好酥,快要飞升了,我才不是那种荡的女人呢!”

  秦玉娥嘴上矢口否认,可是瞧她那桃园秘谷对李逸飞挑逗轻抚做出最热烈反应的模样,哪里像个矜持贵妇。

  她的雪白翘臀在李逸飞的龙根耸动下不断荡漾起一层诱人臀浪来,龙根杀进杀出,每一次都能顶到秦玉娥的身处,有种要将她整个仙女洞贯穿的迹象。

  秦玉娥哪里享受过如此美妙的欢乐,只见她身体的挣扎越来越弱,红唇紧紧咬着,脸上呈现出一种痛并快乐的幸福表情。

  “呜呜,我不能对不起先皇啊!”

  秦玉娥心里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那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好似一股凶猛的潮水一浪接着一浪,很快就淹没了她的身心和理智。

  到了最后,她都开始疯狂着摇着翘臀迎合起亲生儿子的。

  “嘿嘿,任你是贞洁贵妇,还是冰清玉洁的石女,在本皇的龙根之下都惟有臣服一条路可走!”

  李逸飞兴奋的得意大笑,他知道秦玉娥整个身心都已经被他给完全征服,以后再也不会抗拒他的索欢。……

  “飞儿,你快趁着宫女未起床之际快点离开此处。要是被人发现我们这样子,母后以后真的没有脸见人了!”

  秦玉娥缩在李逸飞怀里,低声催促哀求道。

  她毕竟是脸皮薄传统之人,意外跟自己亲生骨头发生逆伦之事就已经让她非常自责,现如今自然不希望她们的禁忌之事被人所发现宣扬出去了。

  李逸飞因为跟武则天早已有前科,因此并不像秦玉娥那般感到急切不安,只见他伸手把玩着他小时候曾吮吸过的母乳,道:“嘿嘿,母后怕什么,朕现在是一国之君,谁要是敢乱嚼舌头,我就灭他满门!”

  秦玉娥幽怨的白了李逸飞一眼:“你到是好威风,那你可曾想过母后的感受。要是天下百姓都得知我的丑事,那母后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李逸飞想想也是,秦玉娥骨子里毕竟是保守之事,她能够接受跟自己的逆伦之事已经是非常大的牺牲了,若是真把她给逼急了反而不好。

  想到这里,李逸飞顿时嬉皮笑脸的笑道:“那好吧,儿臣明晚再来你这里好不好?”

  “嗯!”

  秦玉娥轻轻点头,声若蚊蚁,她有点食髓知味。

  因为李逸飞实在太强悍了,每次都能让她迭起,,本来对男欢女爱并不是很感冒的她,在跟李逸飞经理数次交欢之后,都变得开始有些迷恋上这种感觉了。

  “波!”

  李逸飞俯在秦玉娥那吹弹可破的绝美玉脸上轻吻了一口,这才一跃而起,从寝宫内消失。

  清晨的天色还有些朦胧和昏暗,李逸飞一路疾闪腾挪而快就从秦玉娥的寝宫内退了出来,步至宫殿外面。

  “呼,空气真好!”

  李逸飞慵懒的伸展了下一手臂,身心一阵畅快。

  他抬头望了一眼漆黑的天色,随后便挑选一条小道离开。

  “李逸飞,你给本宫站住!”

  正当此时,一道愤怒的娇斥声陡然在他耳旁响起。

  话声方落,一个身材婀娜玲珑的绝美道姑突然鬼魅的从一处隐蔽之地闪出,直接拦在了他身前。

  “是你!”

  李逸飞瞳孔一缩,显得有些意外。

  这个出声叫住他之人并不是别人,而是长恨道姑这个绝美道姑。

  美妇人今日穿着一件宽松的道袍,三千秀发向后盘起一个云鬓,体态风流,气质出尘,宛若神仙中人。

  如此尤物,也让李逸飞多瞧了几眼。

  “不错,真是本宫。你这个小色鬼刚才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长恨道姑柳眉倒竖,厉声质问道。

  自从当日那件事情之后,她就一直觉得秦玉娥的举止非常古怪,因此她这些天都在暗中守护在附近观察着寝宫周围的动静。

  而李逸飞却完全不清楚这些,他一时大意疏忽却被长恨道姑给抓了个正着。

  “嘿嘿,师态,朕又不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要告诉你呀?”

  李逸飞迈前一步,与长恨道姑近在咫尺,此刻就连彼此间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李逸飞,你离得远一点,别跟本宫嬉皮笑脸的。”

  长恨道姑羞怒,指着李逸飞鼻子大声质问,道:“我问你,刚才你是不是从玉娥的寝宫内出来?”

  李逸飞闻言暗自一惊,心中直道这个老道姑难得发现了他跟秦玉娥的好事,但面上他却保持着冷静镇定,道:“胡说,朕刚刚晨练路过这里的。到时你这个变态的老道姑一大早不去睡觉,却在这里疯疯癫癫的胡搅蛮缠。不会是喜欢上朕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盖世男子吧?”

  “什么,我会喜欢你!”

  长恨道姑伸手指了指自己,一副听到了某种很可笑的事情般仰天大笑不止。

  “愕!”

  可惜她脸上的笑容还未持续多久,紧接着就直接凝固在了那里,双目仿佛喷火般愤怒的瞪着李逸飞,大声呵斥,道:“李逸飞,你这个小流氓混蛋,你干什么,快放开本宫!”

  长恨道姑剧烈的挣扎起来,刚才就在她大笑之际,她的绝美胴体却忽然被李逸飞给拥进了怀里,身上几处敏感部位都被眼前这个坏男人给尽数占领了。

  “啪!”

  “谁允许你对朕大呼小叫的!”

  李逸飞那只按在长恨道姑隆臀上的魔手顿时重重的抽了一下,荡漾起一层诱人臀浪。

  长恨道姑的隆臀肥而不腻,浑圆挺翘,形状堪称完美,摸在手上触感十足。

  “李逸飞,你、你居然敢抽我!”

  长恨道姑咬牙切齿,秀发飞扬,双目燃烧着两团愤怒的火焰。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对她这般过。

  “怎么,你还不服气。朕抽你一下怎么了?我不但要抽你,而且嘿嘿……”

  说到这里,他脸上突然浮起一抹荡的笑容来。

  那色狼般的微笑,直瞧得长恨道姑心里一阵发慌,绝美娇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嘴上下意识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再敢对本宫动手动脚,看我不废了你!”

  长恨道姑恶恨恨,作出一副十分凶残的模样。

  然而她这样的恐吓对李逸飞根本没有一点效果。

  “嘿嘿,干什么?当然是吻你了!”

  李逸飞得意大笑,一只魔手有些轻佻的挑起长恨道姑那雪白圆润的下巴,赞不绝口:“啧啧,真是个我见犹怜的勾人尤物了,你说像你这样的一个老女人,要男人没男人,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了。朕作为你的徒孙,觉得很有必要帮你滋润浇灌一下,免得你长期得不得发泄而变成一个性格怪僻的疯女人!”

  “啪,拿开你的脏手。本宫才不稀罕你这个小色鬼,以我的容貌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又岂会看上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你给本宫当孙子我都嫌小呢!”

  长恨道姑一伸手就直接拍掉了李逸飞的狼爪,嗤之以鼻道。

  她说得到也不假,就凭借她这副傲人的身材和绝世容颜,恐怕只需稍微勾一勾手就有无数的男人前仆后继的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什么,小屁孩,你看朕那里小了!”

  李逸飞气急,腰间猛得一沉,小逸飞就直接隔着长恨道姑的道袍顶进她两腿之间内。

  “啊,这是什么东西,好吓人,好可怕!”

  长恨道姑掩嘴娇呼,美目瞬间瞪得滚圆,只因为小逸飞长得实在太骇人,太威武了。

  哪怕是她这个不曾品尝过男欢女爱的孤家寡人,都能清晰感觉出小逸飞的雄伟。

  这绝对不是凡品!

  “嘿嘿,怎么样?现在见识到朕的本钱了吧,就凭我这雄厚的本钱足以让你死上数十次!”

  李逸飞得意的笑道。

  长恨道姑越是惊慌害怕,他就越兴奋得意,没有什么比挑逗一个性冷淡的道姑来得更有趣了。

  在他的眼里,长恨道姑一直就是冷冰冰没有人类感情的雌性生物,现在他能顺利激起美道姑的怒火,确实让他感到非常的自得。

  “下流,无耻!”

  长恨道姑气得恼羞成怒,张嘴就骂。

  “哼,无耻?比下流无耻的你还没见过,朕就下流了怎么着,撕拉!”

  李逸飞扬嘴冷笑,双手对着美道姑的道袍用力一扯。

  “啊,李逸飞你这个混蛋你干什么,你居然敢轻薄本宫,我跟你拼了!”

  长恨道姑羞急大怒,体内的先天真元仿佛一股开闸了洪水从丹田内狂涌而出,全都聚于她纤纤玉手上。

  “嗤嗤嗤!”

  李逸飞眼疾手快,他根本不等美道姑出手就出手在她身上连续点了几下。

  “愕!”

  下一刻,长恨道姑顿时无力的瘫软了下来,整个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毫无一丝力气,只能任由李逸飞肆意妄为。

  “嘿嘿,美人儿,你这对宝贝真是雄伟挺拔了,朕看得都眼馋死了!”

  李逸飞暧昧一笑,右手十分轻佻的握住长恨道姑胸前一团挺拔饱满揉搓起来,他的整个脑袋都快要凑到美道姑的雪乳前了。

  淡淡的乳香清晰可闻,不断刺激着李逸飞心里的。

  长恨道姑大急,拼命嚷嚷道:“李逸飞,你快放开本宫,你若敢对我动手动脚的话,看我事后怎么去你母后揭发你的无耻罪行!”

  母后?

  李逸飞轻蔑的笑了笑,就连他那高贵的母后都早已臣服在他的大棒之下,像长恨道姑这种狐假虎威之辈,他又有何惧。

  因此,他一低头就用牙齿咬住了美道姑顶峰那颗嫣红蓓蕾。

  (此处略有删节!

  “哦,混蛋,恶魔,你快松口,我要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胸前的蓓蕾被李逸飞这般用力咬住啃吸,长恨道姑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长长的荡吟起来,整个娇躯瞬间紧崩,玉首更是情不自禁的向后仰起。

  她的娇躯在颤抖哆嗦,一颗小心肝更是扑通扑通猛跳个不停!

  李逸飞的是那么出色,好似能舔到她的心坎,让她浑身一阵酥麻销魂。这种感觉绝对异同于女人之间的假凤虚凰,哪怕是她这等对男人不假以辞色之人也被李逸飞舔得迭起,快感连连。

  这个时候她都忘记了反抗和挣扎,当然真元被制住的她即便想要反抗也是有心无力。

  “这个小色鬼还真是会玩弄女人,不行,本宫怎么可以变得这么荡呢,长恨啊、长恨,你如此荡浪绝对会被这个小色鬼看扁了不可!”

  长恨道姑内心在做着剧烈的挣扎,终于还是心中的矜持占了上风。

  只见她双手死死拽住李逸飞的脑袋就要往外推,然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自己大腿一凉,下半身的道袍居然被李逸飞给悄悄的撩了起来,一只魔手忽然沿着她那湿漉漉的桃园秘谷探了进来。

  “啊,不要,快拿开你的脏手!”

  长恨道姑急得大叫,那地方可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平时也只有她的两个女徒弟曾光临过,而至于那些个臭男人自然没有这份福气的。

  “嘿嘿!”

  李逸飞低头狡黠一笑,魔手一缩用力撑开长恨道姑的粉嫩,然后闪电般出伸出两指从这绽放的缝隙内搓了进去。

  “哦,要死了!你这个小混蛋恶魔,本宫要宰了你,一定会将你给碎尸万段!”

  “啊,轻点,小混蛋,你别用力啊!”

  长恨道姑开始还极为恼怒唾骂连连,然而当李逸飞的魔指在她洞内快速起来之后,她的大骂声立刻变成了最荡的呻吟。

  有其徒必有其师,长恨道姑跟秦玉娥一样都是那种外表端庄高贵,内里却是闷之人。

  她在李逸飞口、舌、手三重攻势凶猛作用下,彻底成了一只小绵羊,再也不复刚才的威风嚣张。

  “嗯,真的好美!这个小混蛋真的好会玩弄女人,难怪玉娥会不顾伦理禁忌跟他上床交欢,原来这种被占有的充实感觉居然如此美妙销魂。本宫以前都是白活了!”

  长恨道姑美滋滋的想着,桃园秘谷因为情动而不断流溢出大量的来。

  将李逸飞的魔手都给溅湿了,她的桃园变得越来越泥泞,而李逸飞魔指的速度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凶猛。

  美人儿不断飘飞在云端极乐仙境,娇嫩的以肉眼难以辨清的速度在迅速变得变挺,被李逸飞用牙齿拉得老长。……

  “呼!”

  长恨道姑被李逸飞挑逗得气喘吁吁,浑然燥热酥麻致极,那荒芜的好似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啃咬那般,无比的。

  此刻,她是多么希望有一根大棒能够插进她的荒替她止止痒,只可惜这注定是一种奢望。

  李逸飞根本没有想要帮她泄火的意思,他在将她全身欲火都给撩拨起来之后却突然撒手不管,一脸坏笑道:“啧啧,师太,你真是个闷荡的女人哦,嘴上说着不要,但是你瞧瞧自己下面都湿成什么模样了!是不是很想朕疼你?”

  长恨道姑羞得无比自容,嘴上犹自十分强硬,道:“呸,本宫才不稀罕呢!”

  李逸飞朗声大笑,道:“既然你不稀罕,那朕可要走了。”

  说罢,他就掉头离开好似对长恨道姑的绝美身子根本没有任何的留恋。

  “呸,这个小混蛋恶魔!本宫的身子难道就那么差劲嘛,居然连让他留恋的资格都没有?”

  随着李逸飞魔指的撤离,长恨道姑顿觉一阵空虚。

  一向以容貌为傲的她很少遭受过如此打击,平时,她出现的地方,哪个男人不是色眯眯的盯着她身子猛瞧,然而李逸飞那个混蛋臭小子居然在看光她的绝美身子后还能如此潇洒得离开。

  这不禁让让她感到一阵气馁。

  其实她又哪里知道李逸飞并不是对她胴体不动心,而是故意想凉凉她,准备来一场欲擒故纵的游戏。

  “嘿嘿,那个美道姑现在一定恨死我了吧,不过她的两团宝贝手感还是真好!”

  走在回宫的路上,李逸飞嘴上忽然发出一阵荡的低笑来。( 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9haokan/3/3813/ 移动版阅读m.9haokan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下载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大周(武唐风流),穿越大周(武唐风流)最新章节,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乡村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