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岁月如梭,转眼十年光阴就这般在弹指间悄悄流逝而去。《 乡 村 小 说 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人和事物,大唐在这十年里越发变得繁荣富强,万国来朝,周边再无宵小之辈敢进行窥伺,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天下太平。

  李逸飞也从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帝皇,如今他已是数十个儿女的父皇,妻妾成群,三宫六院内住满了许多绝色美人。

  他修为也在这十年里有了长足的进步,距离破碎虚空也只有一步之遥。

  至于他的一干女人们也各个变得越来越年轻和漂亮,其中谢雨晴和蒙丽在跟他双修下,修为也直逼破碎虚空之境。

  “殿下,夜深了,你还是快点回屋歇息吧,千万别累着了!”

  太子寝宫,张雪和李逸飞的亲生骨肉李赞此刻正在灯下苦读。

  自从前年李逸飞立他为太子之后,李赞就开始跟李逸飞学习一些治国之道,他长得仪表堂堂,目秀聪慧,既有张雪知书达礼的文弱气质,又同时具备李逸飞的铁血手腕。

  李逸飞也是对他和一干皇子考察了许久,最后这才在众臣的支持立他为太子。

  李赞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小小年纪就颇有李逸飞当年之风,正可谓是文武双全。当然他在传承了李逸飞身上的众多优点之时,同样继承了一项缺点。

  那就是他跟李逸飞一样风流多情,喜欢一些年纪大的。

  年仅十一岁的他,如今早是十余个孩子的父王了。

  刚才出声提醒他之人,也并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准备报复李逸飞勾引她母妃的潞王府郡主李秀珠,一个美艳绝伦,高贵妖娆的美少女。

  当然她现在早已不是什么美少女,十年的时间让她直接从当年那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变成了一个少妇。

  为了报复李逸飞的所作所为,李秀珠早在五年前就悄悄让潞王妃安排她进宫来侍侯李赞起居,从此两人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李秀珠那大姐姐般的悉心关怀之下,李赞很快就沦陷在美人儿的石榴裙下,成了李秀珠的俘虏。

  李逸飞当时知道这件事着实被气得不轻,不过随在时间的流逝,他在暗中观察了李秀珠一阵子后最后还是同意李赞纳李秀珠的为妃。

  两人婚后至今已经育有一对儿女。

  “珠姐姐,你今夜穿得这么性感是不是又准备来勾引孤?”

  两人私下里,李赞一直唤李秀珠为姐姐,以显示亲密。

  “贫嘴,臣妾是为殿下你的身子着想哩。你若因为琐事劳累过度了到时还怎么管理江山!”

  李秀珠妩媚娇笑道。

  她今夜确实穿得非常性感,低胸的长裙将她绝美娇躯包裹得玲珑浮凸,前凸后翘,正中间那条深邃的诱人致极,裸露出大片诱人春光来,惹人无限遐想。

  李赞的目光在一触及对方的雪白之时,呼吸都忍不住为之一促,眼冒精光。

  李秀珠并未生养过孩子而出现任何的衰老,长期服用驻颜丹的她,容貌跟十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然而十年的沉淀却让她身上多了一种成人的独特风韵,这股风韵非常吸引李赞这个热血少年。

  “嗖!”

  忽然,静坐于文案上的他仿佛一只下山的猛虎陡然窜起,直接闪至李秀珠身前顺手将美少妇那惹火的胴体给抱了起来。

  “啊,殿下,别、别在这里,你快放臣妾下来呀!父皇他马上就要来督促你做功课了,要是被父皇给看到那就太羞人了!”

  李秀珠掩嘴一阵娇呼。

  她嘴上虽然拼命喊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对李赞的爱抚做出了最热烈的响应,婀娜玲珑的性感胴体忽然像一条美女蛇上下一阵蠕动,浑圆双乳不断磨蹭着李赞的胸膛。

  她简直就像一个暗夜里专门来勾人的女妖精,李赞被她挑逗得喘气粗牛,此刻哪里会听她的劝说。

  “啧啧,珠姐姐,你就不要反抗了,你瞧自己下面都湿成什么样了,父皇他有一大群绝色美人陪伴又岂会有时间跑到孤这里来,所以你还是乖乖从了我吧,今夜小弟一定会让你多死几次!”

  李赞狡黠坏笑道,一只魔手早已撩起睡裙钻入李秀珠的神秘桃园之内。

  “嗯,坏弟弟,姐姐的身子好热,好难受,你快抱姐姐到榻上去吧!”

  李秀珠半撒娇半嗔道。

  “嘿嘿,遵命我的好姐姐!”

  李赞爽朗大笑,很快就抱着李秀珠朝身后一张锦榻大步行去。

  “小陆子,太子他歇息了没有?”

  李秀珠刚刚提到的话题主角此刻已来到太子寝宫外,因为马上就要跨入破碎虚空这一境界,因此,这些日子以来,李逸飞对李赞的督促十分严厉,每隔几日他都会来太子寝宫对李赞进行教导一番。

  小陆子是李赞的贴身太监,平时都是由他随侍左右,这时,他听得李逸飞的问话,突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小陆子,朕问你话呢,你这个狗奴才是耳朵聋了还是怎么了,太子他到底歇息了没有?”

  李逸飞面色一板威严的呵斥道,长期处于高位的他,身上隐隐有一种不怒之威的威严。

  小陆子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慌忙回道:“圣上,太子他、他在里面跟丽妃那个呢!”

  “丽妃,李秀珠?”

  李逸飞闻言脑海里顿时浮起李秀珠那个美艳绝伦的美少妇来,说起来他也有一段时日未曾见过这个便宜女儿了。

  谁曾想后者又趁着他疏忽之际来勾搭的他的皇子。

  “这个小妖精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

  李逸飞苦笑着摇了摇头,要不是他将李秀珠的母妃给勾引上了床,后者肯定不会处心积虑的来诱惑勾引李赞。

  最后也不会生出两个小孽种来了。

  李逸飞想想就觉得一阵荒唐,他根本不用想也能猜测得出李秀珠根本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嗯,哼!殿下,你实在太强了,臣妾快要死了,又被你给顶到了,哦……好美!”

  果然,内殿立刻传出一阵撩人呻吟,这声音就跟野猫似,又酥又柔,而且还非常尖锐,让人一听就感到热血沸腾,浮想联翩。

  李秀珠似乎刻意叫给李逸飞听似的,声一波强过一波,都快穿透太子寝宫扩散到整个寝宫了。

  “圣上!”

  小陆子欲言又止,脸色一阵古怪,心中直道这个丽妃也实在太胆了,她难道不知道圣上就在外面站着吗?居然还敢叫得这么荡大声,那声音简直能挠到人的心坎里去,就连他这个阉货都有些受不了了。

  李逸飞仅仅听了一会儿,脸色顿时一阵铁青,然后龙袖一甩,道:“小陆子,等太子办完正事你叫他来朕这里一趟。”

  “是是,奴才恭送圣上!”

  小陆子连连称是,目送李逸飞离开了。

  “驾驾,德公公,你到是爬快一点啊,你这速度实在太慢了简直跟蜗牛一样!”

  李逸飞从太子寝宫离开之后就直接来到武则天所居住的养心殿。

  他前脚还未跨入门外,耳边就顿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格格脆笑声。

  “哎呦,长公主,我的小祖宗,奴才这副老身子骨哪里经得起你这般折腾呀,小祖宗你还是饶了奴才吧!”

  小德子大声哀嚎。

  说起来他如今也是有头有脸宫中的红人,平时那些大大臣妃子遇见他之时,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的唤一声德公公。

  不过他的身份在外面好用,可是到了李凤这个小魔女这里却是一点用处也无。

  别看李凤都是十一岁的大姑娘了,但是平时一些行为举动还是保留着一丝童真。

  她平时的爱好并不是特别多,除了练练功之外就是喜欢捉弄人,整个皇宫上至李逸飞这个一国之君,下至到那些皇子和太监们,没有一个未曾被她捉弄过的。

  太监们对她敢怒不敢言,只能任由她调皮捣蛋搞破坏,而那些皇子们又因为技不如人,根本不是已经踏入破虚境许久的李凤对手,因此,整个皇宫就从来没有人能管制得了这个小魔女,而李凤也然成为了皇宫一霸,被许多皇人敬而远之,生怕招惹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

  皇子和宫人们还可以提前进行躲避,而小德子因为长期随侍在李逸飞身边就远没有这么好运,这不一不留神,他又被李凤给捉住当马骑了。

  “小德子,你不许停,必须得爬完十圈才能停下来!”

  李凤柳眉倒竖,小脸不悦的命令道。

  “哎呦,我的小祖宗,姑奶奶,十圈,你这不是要了奴才的老命吗!”

  小德子痛苦哀嚎,心中直喊娘。

  “好了,凤儿,你就不要折腾小德子了!”

  就在这时,李逸飞跨门而入,出声将小德子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

  “哇,圣上您来得太好了!”

  小德子幸福的快晕了过去,他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李逸飞这个大救星。

  而李凤也因为李逸飞的到来,立刻失去了骑马的兴致,只见她小玉足在小德子后背上轻轻一点,整个人顿时像一头展翅高飞的凤凰向李逸飞这边扑了过来。

  “咯咯,父皇抱抱!”

  “哎呦,老奴的骨头散了,痛死了!”

  小德子一阵哀嚎,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李逸飞见状直摇头,双手直接抱过李凤的玲珑娇躯,道:“凤儿,你又调皮捣蛋了,小德子他都一把年纪了,哪里经得起你这个小丫头如此折腾。”

  “哦,知道了父皇,下次儿臣会注意的,我最多让小德子少爬几圈就是!”

  李凤吐了吐香舌,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

  她前半句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但是后半决就直接暴露了小丫头的魔女本质。

  李逸飞闻言顿时哭笑不得,十分宠腻的刮了刮李凤的小翘鼻,耐心教导,道:“凤儿,你看你都是一个大姑娘还真天这么疯玩,以后还有哪个世家公子敢娶你呀。”

  李凤撇了撇嘴,一脸的不以为然,美目滴溜溜一转,然后直接抱着李逸飞俊脸用力的波了一口,笑道:“咯咯,儿臣才不想那么早嫁人了,再说那些世家公子各个都是只会拍须遛马的窝囊废,儿臣看得都讨厌死了才不会嫁给他们呢。若是女儿真的嫁不出去的话,到时我就……嘻嘻!”

  说到这里,李凤眼里忽然冒出一缕狡黠的笑容来。

  “怎样?”

  李逸飞忍不住好奇问道,他实在拿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没辙。

  “嘻嘻,儿臣若是真嫁不出去的话,到时我就给父皇你当妃子好不好?”

  李凤俯首在李逸飞耳旁,香舌一阵轻咬道。

  “什么,你给父皇当妃子,你这疯丫头说什么呢,这事也能乱说!”

  李逸飞满脸震撼,额头直冒黑线,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就栽倒在地。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他上下打量了自家宝贝闺女一样,然后惊讶的发现李凤居然不知不觉已经长成一个清丽脱俗的大姑娘,那鼓鼓的小胸脯竟已颇具规模,似乎不比她母后武则天来得小。

  浑圆翘臀更是弹性十足,摸在手上一阵酥软柔滑,让人忍不住心中一荡。

  以前,他一直将李凤当成小孩看待,不过现在他却必须得重新审视一下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呢。

  “咯咯,父皇,儿臣刚才跟你开玩笑呢,瞧把你给紧张的!”

  李凤笑得花枝乱颤,格格直笑,高耸挺拔的酥胸因为太过兴奋而不断荡漾起来,与李逸飞的胸膛发生一阵阵摩擦。

  “呼!”

  李逸飞面露异色,之处竟有一股邪火在熊熊燃起。

  “你这个小丫头竟敢你父皇也敢戏弄,看朕不抽烂你的小!”

  李逸飞故作凶狠,一只魔手对着李凤的浑圆小翘臀顿时一阵猛抽。

  “哎呦,父皇,你轻点,儿臣再也不敢了!”

  李凤惨呼讨饶,玲珑娇躯直接挤进了李逸飞怀里。

  随着李逸飞魔手的不断落下,李凤那黑亮清澈的大眼睛忽然涌起一股水汪汪的春泓来,勾人夺魄,嘴上更是发出一阵诱人的呻吟喘息。

  李逸飞见状再也不敢继续抽下去。

  “愕!”

  武则天这时刚刚沐浴出来,她在看到这一幕时,凤目顿时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翘,似笑非笑。

  两父女在寝宫内嬉闹了一阵子后,李赞就匆匆赶了过来。

  他一现身就被李逸飞给叫到了书房之内。

  “赞儿,父皇听说你最近又荒误学业跟姘妃们在寝宫内胡闹,是否有这么一回事?”

  李逸飞一脸威严的坐于主位上,大声盘问。

  “父皇儿臣知错了,以后儿臣一定努力学习治国之道,远离酒色!”

  李赞战战兢兢的说道,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根本瞒不过李逸飞耳目,索性大胆承认了下来。

  “你知错就好。父皇也并不是不让你近女色,只是这自古以来多少帝皇因为荒而丢了江山,你切要引以为戒,更不能因此而耽误了国政!”

  李逸飞面无表情的训斥道。

  “是、是,父皇教训的极是!”

  李赞连连称是,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要知道他老子的女人可比他多多了,怎么也不见李逸飞因为荒而丢了江山。

  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把这种想法给说出来。

  “你小子是不是觉得你父皇都能荒,你也完全可以不用顾忌?”

  李逸飞那双深邃明亮的星目仿佛能洞察人心。

  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李赞心里的想法。

  “儿臣不敢!”

  “哼,不敢?朕看你胆子大得很,居然敢当着朕的面跟李秀珠那个小妖精在寝宫内胡混,以后你尽量给朕少跟那个小妖精接触!”

  李逸飞冷哼道。

  “是!”

  李赞颔首不敢反对。

  “好了,这些日子你用功一些陪朕身边多学一些治国之道,朕恐怕过不了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到时这大唐江山还需要你来打理!”

  李逸飞面色一缓,话锋一转开始交代起后事来。

  “啊,父皇,你马上要破空飞升了?”

  李赞惊呼出声,显得非常震惊。

  “嗯!”

  李逸飞微微颔首,道:“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所以你必须得尽快担负起这份重责来,切不可再贪恋鱼水之欢。父皇教你的玄功修炼得怎么样了?”

  李赞点了点头,如实说道:“儿臣已经将玄功修炼至第三层了。”

  李逸飞满意微笑,道:“好,这武道一途重在持之以恒,你切不可荒废了,父皇留给你的那些灵丹你要好好利用起来,争取早日破空飞升!”

  李赞恭敬道:“儿臣谨记在心!”

  李逸飞和李赞在宫内密谈的一番话,揭示着另一个朝代的兴起,随后的日子里,李逸飞全面放手朝政让李赞来主持大局,而他一人独自躲在百花宝鉴内苦修。

  经过十年的成长,百花宝鉴小天地早已扩张成一个庞然大物,单单面积它就有三分之一大唐那么大,而这种扩张成长趋势还在继续。

  天魔宫和逍遥派都已经在这片小天地开山立派,安扎立足,如今早已成为这片小天地的两大派。

  一些流民孤儿在这十年时间里不断被李逸飞接到小天地生活,随着人口的不断壮大,一座座崭新高大的巨城拔地而起,成为一个热闹繁华的居住地。

  百花宝鉴日新月异,每一天都在变化。

  元合十年冬,一则禅让的诏书如风一般的速度了传遍大江南北,这一年李逸飞才刚刚过完二十六岁的生辰,他统治了大唐十年,终于在这一天将皇位传给太子李赞。

  而本人自禅让之后就好似从世人眼界内消失了那般,再也不曾出现过。

  “何姐姐,这都十年了,小坏蛋连个音信也没有,是不是把我们姐妹两人给忘了!”

  天台山,花间派总舵一栋豪华寝宫之内。

  两人美妇人赤身裸体的相拥在一起,只见她们冰肌雪肤,容颜绝世,水汪汪的媚眼也不知是不是刚刚剧烈大战过的缘故,荡漾着一层迷离春意。

  这两个美妇人自然也不是别人,正是亲如姐妹的无垢师太和花蕊夫人两个美妇人。

  两人早在年前就将门派重任交给了门下弟子,自身却逍遥世外。

  “哼,别提那个小没良心的,他身边围着那么多狐狸精会想起我们这个半老徐娘才怪!”

  花蕊夫人气乎乎的冷哼道,心情十分不爽。

  这十年她望眼欲穿,千等百盼,却是一年又一年的失望,那个负心汉自从当日一别之后就再也未踏过花间派大门一步。

  “嘿嘿,谁说咱们的宝贝是半老徐娘了,朕第一个跟他急!”

  就在这时,一阵戏谑的大笑声忽然在寝宫内响起。

  “啊,是小没良心他!”

  无垢师太和花蕊夫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急忙偏头朝声音传来方向瞥来。

  “嗖!”

  在她们的目光注视下,一个伟岸英武的蓝袍青年顿时从角落处闪出,只见他脚步轻轻一点,就直接掠到了两女身前。

  “宝贝,朕想死你们了!”

  李逸飞丝毫不顾两女那反对羞怒的目光,直接将两女给抱进了怀里。

  “嘎吱嘎吱!”

  豪华的凤床下一刻便开始剧烈摇晃震荡了起来,呻吟声喘息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撩人。

  千重山,高耸入天,直插云霄,崎岖难行,飞鸟难渡,是大唐第一高山。

  这一日云雾缭绕的千重山顶忽然横空掠来三道人影,来人的速度很快,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近处。

  来人由一男两女组成,男得英俊,女的俊俏,恍如神仙中人,正是千里迢迢从天台山赶里的李逸飞一行人,他身边的两女也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跨入破虚境的蒙丽和谢雨晴两女。

  “陛下,这里就是千重山了,据本门古典记载,当年本门成功跨入破虚境的那些祖师就是从这里破空飞升的!”

  谢雨晴指着头顶虚空道。

  这片虚空浩瀚无垠,白云漂浮。

  “嗯!我们三人一起出手打破这片天地的桎梏!”

  李逸飞点了点头,全身真元在汹涌而动,不断朝他手上长剑中聚来。

  谢雨晴和蒙丽也在全力以赴。

  “出手!”

  李逸飞一声令下,三人齐齐出手。

  “轰!”

  下一刻,三个璀璨的光团自他们手中飞速窜出,迅速没入那朗朗乾坤之内。

  原本平静的虚空在这一刻好似沸腾的热水那般在剧烈荡漾起来,喀嚓喀嚓,虚空不断在龟裂,很快就裂开一个丈余宽的骇人窟窿来。

  天地震动,一股可怕的黑色旋涡忽然从裂开的窟窿内汹涌而出,瞬间就包裹住李逸飞三人的身体朝着无尽虚空拉扯而去。

  “呼呼!”

  烟消云散,大地重现清明,千重山之颠除了那个被可怕旋涡所轰开的巨大的窟窿之内,便再无它物。

  李逸飞三人也好似从未来过这里那般,直接从尘世间蒸发。

  他离奇消失的事迹很长时间都成为大唐王朝的一个不解之谜。

  (全剧终)( 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9haokan/3/3813/ 移动版阅读m.9haokan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下载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大周(武唐风流),穿越大周(武唐风流)最新章节,穿越大周(武唐风流) 乡村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