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狱 第三十三章昏昏兮失魂落魄下

小说:囚狱 作者:莫若秋寒 更新时间:2021-12-05 08:43:29 源网站:平板电子书
  当黎明的光俯照大地,那雾气一点点消散。

  街道上的声音,将昏睡的人从梦靥中敲醒。

  车轮声,脚步声,呼唤声,叫卖声,交错的在街道上响起。

  死气沉沉的镇子,空阔了一夜的镇子,瞬息间活了过来。

  先醒来的是花月。她倏然坐直,睁开双眸,眼睛里是一条条的血丝。她的面色苍白,汗水不知何时浸湿了她的衣裙。她神色不安的望着,视野慢慢的清明起来。

  大脑很是沉重,仿佛碎成了几片。

  可是,残留的梦还在脑海里回荡着。那可怕的梦靥,漆黑,冰冷,沉寂,她如孤魂一般的在那里飘荡,在一个低沉而阴恻的声音下,犹如羔羊。

  她张望着,躺在地上的月娘,靠在墙上的小荷,还有一只未曾醒来的老匠人。薄唇已经干燥,轻轻的咬着,传来细微的疼痛。这时候,小荷睁开了双眼。

  “我做了一个梦!”小荷道。她的面色灰暗,如患了重病似的。

  花月走了过去,伸手将她拉起来。

  小荷的手是湿漉漉的,满是冰凉的汗珠。

  “我也是。”

  两人惊异的目光对撞在一起。那一刻,彼此的梦靥,仿佛连在了一起。奇异的梦。随后,两人的目光落在了月娘的身上。月娘发出怪叫,然后倏然睁开了双眼。

  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卖着各种玩意的商贩挑着担子来来回回的走动。街边的小摊,不少人坐在那里说笑。

  推窗而望,光线洒落在身上。

  虽然清冷,却是让人走入了一片光明之中。

  街上的烟气弥漫着,那各种香气在鼻子底下调皮的流动。

  “他们回来了!”小荷道。

  “他们去了哪里?”花月道。“又何时回来的?”

  “梦里,我被一到声音牵引着,不由自主的朝那最黑暗的地方走去。”小荷道。

  “不由自主,丧失自我,失魂落魄。”花月道。

  “如果只是我一人有这种梦,”小荷道。“这或许便真的是梦。可若是两人三人同时做这种梦,那有可能便是真的。”

  两人目光对望,齐声道,“或许,他们也是如此,只是在梦里,他们的身体去了别的地方。”

  传来敲门声。月娘走过去打开门,看见的是一个穿着大褂的中年男子。

  “不好意思,昨晚睡着了,忘记给你们把药送过来。一共十贴,每日两贴,记着煎好后兑一碗凉水,这样能把燥气中和,有利于病人的调养。”

  月娘接过药包,花月走过来给中年男子递上一块银子。

  “多谢您了,大早的给我们送药过来。”

  中年男子搔了搔头,道,“这是应该的,没耽误病人就好。多谢了!”

  门被关上,月娘去煎药了。小荷望着那关上的门,道,“昨夜我去了,可是药房里空无一人,就连那童子也不在。大家的门都打开着,就像是约好了在同一时间要出门,又在同一时间要回来。”

  “你注意了没有?”花月忽然道。

  “什么?”小荷问道。

  “他们都很疲惫。”花月凝眉道。“异常的疲惫,好像是多日不眠不休,熬成了这个样子。”

  两人再次站在窗前,俯望着街上来往的人。人们虽然如往常一般,但看那气色,却是非常的晦暗,就像是有沉疴缠身。而且,他们的眼眸是无光的,死气沉沉中带着凝滞。

  “他们还活着,”花月道。“但却只是吊着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小荷斟酌的道。“真的有妖?”

  “我去找那个人,”花月道。“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花月出去了,小荷站在窗前沉思,月娘煎好药后给老人服下。屋内很安静,外面却是很喧闹。仿佛沉寂一夜,便是为了白昼的喧嚣。云层依旧凝实,空气里弥漫着水汽。穿着各异的人们往来穿梭,时而驻足交谈。就连一条条狗也在人群中穿梭着。

  在穿梭的人群中,蒙圩一群人已是朝着客栈方向走来。

  他们各自牵着马匹,马匹进入镇子显出不安来。

  落在最后的华僧一直在训斥马匹,惹得前面几人发笑。

  忽然,华僧牵着的马匹突然发起狂来,一把挣脱开了华僧的手掌,长身而起,发出凄厉的怒吼,啪的一声踹在了一个行人的身上,那行人惨叫这飞跌出去,撞倒了一个小摊,而后转身朝镇外狂奔而去。华僧大吃一惊,一个旱地拔葱扑了上去,抓住了马的鬃毛,却是无法止住马匹的狂躁,随着那马匹出了镇子。

  蒙圩大吃一惊,一旁的千胜先生眸光已是凝聚在一起。

  周边的人先是一呆,既而各自移动着,仿佛并未发生什么事。那便踹飞的人此时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嘴唇翕动不知在说什么,却是离开了。蒙圩等人目瞪口呆。那马蹄一蹬之力何等沉重,那人却像是没事人似得。更怪异的是,周边的人竟然不受影响,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好怪啊!”一人道。

  蒙圩蹙起眉头,道,“这个镇子怎么透着一股怪气!”

  千胜先生扯了扯蒙圩的袖子,道,“三爷,我们还是先找落脚的地方。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所谓三里不同天,既然人家都不在乎,我们也不要生事。”

  蒙圩点了点头,便随人朝前走去。

  一行人在客栈住下,点了些吃的。一直到华僧回来,已是过了半个时辰。华僧灰头土脸一脸懊恼,一进屋便一口气喝下一壶的酒。

  “马呢?”一人问道。

  “直娘贼,竟然跑了!”华僧道。

  蒙圩和千胜先生互相对望一眼。蒙圩道,“行了,没了就在镇上买上一匹,何必置气!大家一路都幸苦了,难得有干净地方,就都歇着。”

  众人离去,只剩下蒙圩和千胜先生还在屋里。

  千胜先生倒上两杯酒,道,“此地不宜久留。”

  蒙圩道,“先生发现什么了吗?”

  千胜先生摇头,道,“奇怪便是奇怪在这里。镇子看上去并无异常,但是一进镇子,却给人一种阴森空荡之感,而且明显我们的坐骑都显得不安起来。要知道,对于异常之事,这些畜生可是远比我们要灵敏。而且刚才的事情,更是透着古怪。”

  蒙圩摸着下巴,道,“你是说众人的表现?”

  “还有那个被踢中的人!”千胜先生道。“按道理说,那人肯定是受伤了的,其次,从正常角度而言,就算是卑贱的奴仆,此时也是要上前理论讨要汤药费。但是,那人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转身便走。”

  “真是奇怪的镇子啊!”蒙圩叹息道。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前些日子在船上听到的谣言。”千胜先生眯了眯眼睛道。

  蒙圩神色一凝,严肃起来。他道,“进入人梦里的妖怪?”

  千胜先生点头,道,“自从龙门城事件之后,许多事情以不能用常理来度之。”

  蒙圩起身叹息道,“可惜王老先生现在不知到了何处,不然有他在,定然能发觉此间秘密的!”他随即道,“既然如此,我们在此歇息几个时辰,然后离开此地。”

  到得下午,蒙圩等人打马自北门而出。但他们刚一离开,他们所念到的王老先生王凯之便来到了镇上。王凯之一路船行,虽然迟滞多日,但穿上那商贾却是热情,两人倒是热络,因此旅途倒是不怎么枯乏。来到镇上,他在客栈住下,然后便出去了。

  夜悄然来临。

  暮色沉沉,笼罩在镇子上。一盏盏灯火在昏暗中亮起。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了。

  镇子,进入了夜幕的沉静中。

  花月回来,已是过了酉时。回来的路上,她疲惫不堪,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她踏入客栈,很快便上了楼,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她忽然双眸凝滞,表情陷入了一种呆滞而昏厥之中。黑漆漆的屋子,静寂无声。三道身影,笔挺的站在那里,睁着眼睛,却是毫无生气。

  夜沉沉,漆黑中,仿佛有声音在空气里波动。

  三人转身,表情呆滞宛若行尸一般的朝门外走去。

  一直昏厥不醒的老匠人双眸突然一睁,翻身而起,箭步到了三人的面前。他双手挥动,拍打在三人的玉枕穴上,三人登时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油灯亮起,灯焰静静的往上跳跃。

  灯光照亮了漆黑的屋子。

  老匠人坐在桌前,地上躺着的三女已是缓缓的苏醒过来。

  “义父!”

  “老先生!”

  月娘最后才醒,坐在地上揉着眼睛,迷惘的看着三人。

  “我这是怎么了?”

  老匠人倒了一杯凉茶,道,“那个白衣人是不是来过?”

  小荷眨了眨眼睛,点头道,“他昨日晚上来过,不过义父一直昏睡着。”

  “他说什么了吗?”

  “他说他还在镇上。”

  老匠人淡淡一笑,起身道,“你们待在屋里,哪也不要去,什么也不要管。”

  “义父,您去哪?”小荷吃惊的问道。

  老匠人淡淡的道,“有些人丧心病狂,用邪法蛊惑人心到达不可告人的目的,既然遇到了,怎么可能任他们肆意妄为。更何况,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伙都出手了,我岂能袖手旁观。记住我的话。”

  老匠人离开了。花月和小荷面露疑惑之色。却在这时,站在窗前的月娘突然惊叫起来。花月和小荷急忙走过去。透过窗户,却见到在昏暗的光线下,一道道身影从屋里走出来,他们神情呆滞,如在梦中,宛若行尸,面无表情的汇聚在街上,朝着北面而去。

  “我们、”花月颤抖抖的道。“我们刚才是不是也是这样?”

  马蹄声急,旋即在黑暗中停下。木叶尽脱,秋风瑟瑟。黑暗中,雾气萦绕,水汽弥漫。

  “不能再往前走了!”千胜先生道。

  “先生发觉什么了?”蒙圩问道。

  “不安。”千胜先生道,眸光在黑暗中闪烁,如那星辰。

  华僧道,“先生不要吓人好不好,这乌漆嘛黑的,什么鬼东西没有!”

  “别说话!”千胜先生瞪了华僧一眼,严厉的道。

  众人安静下来,只闻得呼吸之声。却在沉寂之中,仿佛有脚步声从山上传来。树木在风中摇曳,叶片纷纷飘落下来。苍穹大地,连成一片。马儿喷着灼热的鼻息,蹄子不安的在地上刨着,甩动着尾巴。

  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声骤然从百丈之外的林中传来。

  哗啦啦的声响,一柄柄兵刃倏然出鞘,寒光熠熠,闪烁在众人的视野中。蒙圩飘然落地,箭步窜了出去。华僧等人不甘落后,纷纷追了上去。只剩下马匹站在那里。

  而这个时候,一群身影无声无息的走了过来。

  马匹发出叫声,但是,当那身影到了近前,马匹竟然温顺下来,如石化了一般的站在那里。围过来的身影,宛若蝇虫似得朝着马匹咬了下去。

  黑漆漆的夜幕,黑漆漆的山林。

  老匠人掠过树梢,旋身到了峰顶。凝眸扫视,他望着东面的一处山坳,脚踏虚空,一步已是到了那山坳前。倏然一道身影从山坳之中飞了起来,到了老匠人的面前。

  “是我!”

  竟是那白衣男子的身影。老匠人眉头一皱。

  “你受伤了!”

  白衣男子衣衫残破头发披散,握着剑的手竟然淌着血。

  “很凶的家伙!”白衣男子冷笑道。“竟然短短时日,便已修成了真身,真是厉害!”

  “那是什么东西?”老匠人问道。

  “人祟。”白衣男子道。

  “嗯?”老匠人疑惑的盯着对方。

  白衣男子撕开袖子,用布包裹着手臂,道,“人心邪恶,作祟人间,我称之为人祟。”

  “还在那里?”老匠人问道。

  白衣男子摇头道,“被惊动了,看来不止我们发现了他,其他地方我感觉到了杀意。”

  “你还行吧?”老匠人望着远处,问道。

  “还行。”白衣男子咬了咬牙道。

  “那我们过去看看!”老匠人说话间,已是一步掠出,转瞬已在另一个山头。白衣男子执剑跟了上去。山里起伏,寒意逼人。在黑暗之中,却另有一股逼人的气息,远比那寒意让人警惕。两人几乎是并肩而行,掠过一块块山林,呼吸间已在十余里之外。忽然,他们停下身影,盯着北面一处山林。

  “那里有杀意!”老匠人道。

  “看来我们是遇到同伴了!”白衣男子冷笑道。

  两人一同俯身落在地上,然后屏去气息,潜行朝着那杀意方向而去。

  却说镇子。当人们无意识的从家里走出,然后乌泱泱的宛若一群行尸一般的走出镇子。镇子便空了。

  空荡荡的镇子,凝聚着诡异而森肃的气氛。

  花月等人缓缓转身,一个个面露不可思议之色。月娘则打了个寒颤,望着面前的两人。

  灯火轻轻摇曳,屋子里倒映着三人的身影。

  却在这时,窗户刮过一阵强烈的寒风,震动得窗棂瑟瑟发抖。

  屋内的灯火,猛然摇晃,倏然熄灭了。

  月娘尖叫一声,朝着花月扑了过去。但是,花月手臂猛然一挥,她那本柔软纤细的胳膊便如铁棒一般扫在了月娘的脸上。月娘啊的惨叫,撞在了墙壁上,而后滚落在地上,昏厥过去。

  黑暗中,花月和小荷眸光幽绿,面庞泛着青光,彼此相望,却是森然幽寂。

  她们嘴里发出诡异的声音,而后一齐从窗户跳了出去。

  万籁俱寂,镇子充斥着可怖的氛围。两道倩影,飘然而起,宛若游魂似得朝镇子南面而去,顷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下载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囚狱,囚狱最新章节,囚狱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