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不知不觉,已然过了秋分时节。

  每年秋分一过,大炎京师城东的草市口就异常的热闹。

  不为其他,只因刑场大开,秋斩,开始了。

  古人大多愚昧,认为天有四时,王有四政。

  遵循人的一切行为当顺应天地规律。

  行刑问斩,应该在万物凋零的秋冬两季。

  这一年到头积攒下来的死刑犯们,也到了该掉脑袋的时候了。

  如此这般,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就成了天牢最忙的时候。

  每天都有大量的囚犯被押送刑场处决。

  当然,大多数死刑犯都是一些没有背景,或者背景很小的江湖草草莽。

  或者是已经被官方认定了的恐怖组织。

  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就算是犯了事,也很难被处以极刑,求其原因,无非人脉二字。

  大批的囚犯往生轮回,天牢顿时空出了不少的牢房。

  靳一川与冷凌弃见此,也是喜上眉梢。

  虽然这几天很忙,很累,但架不住之后轻松啊。

  天牢丙丁两区的犯人越少,他们以后的管理工作就越容易。

  不由得,两人工作起来也都更加卖力了。

  但是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

  此时,班房内。

  梅晋不顾小狗的反抗,抱着对方尽情的揉捏,脸上却挂着一丝淡淡的愁容。

  无他,秋斩期间,是他业绩的淡季啊。

  以往抓到了江湖中人,不管犯罪大小,只要是懂武功的,基本都会往天牢里送。

  所以梅晋也不用主动去拉客户,找客源,只要每天坐着,客户就会源源不断的自己上门。

  可是现在呢,死刑犯被判决以后哪里还用押送天牢啊,除了那些还有利用价值,暂时不能杀的,基本上早晨判决,下午就押送刑场了。

  这些囚犯也不在梅晋这边过一手,他这边的流量开始出现大幅度下降。

  连带着,他的武功升级也进展缓慢了起来。

  这几日,零星的送来几个囚犯,不是小偷就是采花贼,接单量简直少的可怜。

  为此,梅晋也不让靳一川他们帮自己押送了。

  现在生意不景气,凡事都得亲力亲为啊。

  却在这时,房门被推开,冷凌弃一进门就看到了被蹂躏的憨憨,赶紧上前一把夺下。

  “大人,你手法太粗暴了点吧?”

  梅晋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因为学会了易筋经,自己内体异种真气的问题得到了缓解。

  相对的,他的力气也大了许多,刚才一时分心,有些没收住力。

  之所以说内力问题得到了缓解,而非彻底解决。

  是因为凝练异种真气,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

  笑傲中,令狐冲学习易筋经以后用了多久才彻底解决异种真气问题呢?

  至少用了三年半以上,毕竟在书里,令狐冲习得易筋经三年半,也只是几乎解决了异种真气的问题,而非彻底解决。

  比起令狐冲,梅晋体内的真气之杂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要彻底解决,还是需要水磨工夫,要时间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走捷径。

  毕竟梅晋如今对易筋经的造诣也只是初窥门径,只要通过心法感悟,将易筋经提升到更高的水品,自然能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

  不需要参悟我相人相,梅晋只需要给功法加点,就能直接领悟武学中的各种奥妙。

  但是易筋经可是天阶上品的心法,光是突破初窥门径所需的感悟就要一千二百点。

  若不是金九龄贡献了三百点的感悟,大大缩短了这个进程。

  梅晋想升一级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加上秋斩时节,客户变少,梅晋能不急吗。

  不过以目前梅晋的状况,突破到凝真境倒没有危险了。

  而且凝练提纯杂乱内气不过是易筋经的附带效果。

  他在战力方面的提升才真正的逆天。

  像是普通的招式的攻击输出,以及回复内气的速度和治疗效果,都清一色的提高了整整一倍。

  附带还有五成的防御加成,以及各种武学在施展时的减耗。

  可以说,易筋经的加成是全方位的。

  甚至,这门功法还给他带来一个特殊技能,百毒不侵。

  还记得三联版天龙中,游坦之被阿紫用各种毒物折磨,若不是修炼易筋经,恐怕就直接嗝屁了。

  这是易筋经自带的特殊功能,直接让梅晋的保命手段再次加强。

  从此舅舅再也不用担心他乱吃东西,十分贴心。

  这门对金九龄完全无用的功法,在梅晋的身上体现出了最大的价值。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梅晋的思绪。

  随即就见一个幡子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

  对方看见梅晋后眼前一亮,立马拱手行礼。

  “小人见过梅公子。”

  “起来吧?你是东厂的?”

  “不错,小人今日带了厂公口信,特来通知公子。”

  一听是曹正淳,梅晋立马来了兴趣。

  毕竟自打来了这个世界,一直都是梅晋有事主动上门,曹正淳亲自找他还真的少有。

  只见那名公公拿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梅晋。

  梅晋接过,仔细的看了起来。

  “百官宴?望海楼?这是什么名堂?朝廷往年有这项活动?”

  小公公闻言立马解答。

  “公子误会,这百官宴并非是朝廷举办,而是一位富商为了答谢去岁朝廷对其的照顾,特地设宴款待。”

  梅晋闻言微皱眉头。

  百官宴,几时轮到一介商人举办了?这是商人能干的?

  “可知那富商是何人?”

  小公公立马点头。

  “是大炎四大富商安家的掌舵人,安世耿安老爷。”

  梅晋闻言,瞬间就不奇怪了。

  也只有这位兄弟才敢搞这么一出。

  毕竟人家骨子里已经确定要造反的人了,稍微浪一点也属正常。

  他舅舅让他过去,估计是想给他搭建一些政治资源。

  毕竟这场宴会,去的都是大人物,趁此机会确实能结识不少人物。

  “望春楼在哪?怎么没听说过?”

  “大人不知道也正常,望春楼是朝廷私用的楼阁,基本不对外开放,就在太液池边上。”

  稍微想了想,梅晋点了点头。

  “回去复命吧,我会去的。”

  说着,梅晋就掏出一块一两的银子递给了对方。

  小公公看了眼银两,愣了一下,却没有接。

  “公子折煞小人了,此乃分内之事,无序赏赐。”

  梅晋闻言立马缩回了手。

  这人懂事啊。

  不由的,梅晋露出微笑。

  “公公叫什么啊?”

  “小人姓郭名真,哪劳公子牵挂。”

  梅晋闻言脸色古怪,他突然感觉,这公公印堂发黑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久久小说下载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锦衣卫,镇守天牢一百年,我,锦衣卫,镇守天牢一百年最新章节,我,锦衣卫,镇守天牢一百年 平板电子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久久小说下载网